让宝宝自然成长青城山知名道教圣地,被誉为“川西第一道观”,门票却仅售10元

历史上的焚毁道经事件

道教的茶道生活
儒教的自私害中国——儒教的真实面目大揭露
为什么道教不像佛教那样兴盛不是谁都能当道士,看完你就明白了
中国宗教史上佛教与道教一直并行不悖,但有时也发生大辩论,双方各自引证佛书道经以至前秦诸子的著作来证实自己宗教的正统性,将对方斥为左道邪说。而历史上几次有名的大辩论,又多是在皇帝的亲自裁决下以定胜负的。历代皇帝虽然或扬佛抑道,或扬道抑佛,但也仅限于两大教门之内,一般是和平解决,向欧洲大规模流血的宗教战争,在中国没有发生过,这也是中国宗教史上的特殊现象。 佛教传入中国之时代有诸说,据近年来大陆的考古工作发掘实物及文献考证,其在西汉末年东汉初年即已传入中国是应没有疑问的。而在佛教传入不久,即发生了一次大辩论。据唐道宣《广弘明集》载,东汉明帝永平十四年(公元71年),洛阳白马寺建成后,南岳道士诸善信,华岳道士刘正念等五岳十八观,太上三洞共690名道士上述汉明帝斥佛虚诳,要求在皇帝面前当众与佛徒斗法较量,以辨真伪,为此,特在白马寺南筑三个高坛,将道经放置西坛上,将黄老等道家书放中坛上,祭祀供物等置东坛上,佛徒将佛经像及舍利放道上。道士用紫荻和檀沉香为火炬,祈求太极大道元始天尊,为使朝廷承认道教灵异,愿以大火烧经书以验证。道士们自称其道术神通广大,可吞霞饮气,入火不烧,履水不溺,以至白日升天,隐身遁形等。不意经书着火全成灰烬,道士相顾失色。隐形升天,呼使鬼神的法术也全失灵,南岳道士费叔才当场羞愧而死。而此时佛舍利光明五色,直上空中旋转如盖,西域高僧迦叶摹腾踊身空中,广现神变。天雨宝花,大众赞叹未曾有。佛法获胜。620名道士当场弃道冠为僧,贵妇宫人2302人为尼,从此佛法大兴。但此事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也难说,也有可能是佛徒的假托。 焚经之台想来后世已毁,金大定十五年(1175年)所立《重修释迦舍利塔记》碑载,重修齐云塔时又立“左右焚经台两所”,地点在齐云塔附近。将《广弘明集》所记的三个台复原为两个台。清如琇《洛京白马寺释教源流碑记》和悟成的《四十二章经》刻石中也将焚经台记为东西两个坛,云道教的灵宝真经由道士供登西坛,佛教的《四十二章经》置东坛云。至今在白马寺南还残留两个方土丘,传为汉焚经台遗迹。唐太宗也有“题焚经台诗”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徘徊。青牛漫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确定是非凭烈焰,要分直伪筑高台,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元初的佛道大辩论和焚道经运动最为著名。据元·祥迈《至元辨伪录》载,宪宗蒙哥汗初年,道士邱处机弟子李志常等强占寺庙数万所改为道观,并刊行晋·王浮撰伪经《老子化胡经》及伪撰《八十一化图》等,佛徒屡讼于廷。蒙哥汗六年(1256年)以那摩大师和少林寺长老福裕为首的佛教徒与以李志常为首的道士们会聚于和林城(今乌兰巴托南)南昔刺行宫,元宪宗亲自接见,令佛道辩论真伪。但道士们畏葸不前,辩论失利,李志常恼怒,脑疮发作而亡。蒙哥汗八年(1258年)再下圣旨,普召释道两家,大集三教九流,于元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附近)大阁之下,再行辩论。本次由宪宗弟忽必烈出席,巴思八国师主持。西域,河西,大理及内地高僧云集,可谓规模宏大,阵容整肃。道士张真人,蛮子王,樊志应等200多人与佛徒对阵。首先就王浮撰伪经《老子化胡经》及佛道教义,双方引经据典,各抒高论。不能不承认,道教的经书内容及礼仪形式等许多方面是抄袭佛教的。经过激烈辩论,又是道教败北,当场有大都天长观等17名道士落发为僧。奉旨将道教经典除《道德经》外,其余一切伪书杂经,图画,碑文等尽行焚毁铲除,道观中塑释迦,老子,孔子三尊像的,必须将释迦佛安置正中,孔,老分置左右,从而明确了佛教为正统,高于儒,道的地位。次年(1259年)九月初七日,圣旨将各处道经伪书运至大都悯忠寺(今北京法源寺),仿效白马寺在悯忠寺有筑焚经台,集僧道官僚士庶等观焚烧道经及经板。旨令今后诸路各寺观及书坊等一律不得私藏经板,违者治罪。元世祖至元十七年(1280年)四月,长春宫(今北京白云宫)道士甘志泉,王志真等诬告奉福寺僧人纵小和尚烧毁长春宫库仓,损失粮米3900多石及油盐等物。忽必烈派枢密副使孛罗(有人认为此人即马可·波罗)及诸大臣前往核查,判明系长春宫道士诬告。经中书省裁决,忽必烈旨将甘志泉处死,王志真割鼻,共刑罚流放十人。又将道士诬告所烧3900多石米追回给僧众。以次为端,次年九月,都功德司脱因小演赤又上奏,当年所焚道经图书版本等并没有全部毁净,在太原,河中,平阳等府道观中仍藏有经板,且多是伪书杂经。于是忽必烈再派孛罗等大臣到长春宫无极殿与正一天师张宗演,全真掌教郭志诚等一起考证道书真伪十余日,结论是道经虽然卷帙浩繁,但除《道德经》外其余全是荒谬不经的伪书。为此,十月二十日再次奉旨将道经杂书在悯忠寺前焚毁,并令诸路遵行。元代的几次焚毁道经,使道教大受其挫,今日看来,独裁皇帝亲自干预宗教,未免太专制了。原载《历史大观园》1994年第11期
责任编辑:让宝宝自然成长